处CP软件涉黄乱象大揭秘:文爱连麦睡觉接大秀

“孩子就在你的眼皮底下玩手机,你完全不会知道,她正在被陌生人的言语猥亵。”一位家长在看到自己的孩子使用“处CP”软件的内容后,发出了这样的感慨。

去年2月份,一款名为“假装情侣”的手机社交软件,被媒体指出存在涉黄问题。一年多后,深一度记者发现,另一款名为“处CP”的软件,同样出现了涉黄问题。而两款软件各自的开发公司,为同一法定代表人,且两款软件的用户账号也可以通用。

在深一度记者的调查中,“处CP”软件的“闪照”、“连麦”等功能,均有用户在发布涉黄信息。甚至有从事色情视频表演的人员,将该软件作为了招揽“生意”的平台。

尽管“处CP”软件表示会加大监管力度,但深一度记者实测发现,在对涉及色情的内容举报后,数小时后仍然没有得到解决。并且,因为相应保护体系的缺失,在不断出现淫秽内容、色情图片的“处CP”软件上,还出现了未成年人的身影。

在应用市场里,“处CP”对自己的介绍是“颜值既正义”、“声控福利社”,这背后的含义,只有使用之后才能明白。

7月中旬,连麦睡觉深一度记者注册成为了“处CP”的用户之一。登陆之后,通知栏随即出现几条消息通知,内容是“xxx请求与你匹配情侣”。

一分钟内,记者的账号收到了四条申请。接受“匹配”之后,“hello美女,污吗?”、“连麦睡觉吗?”、“文爱吗?”……不同的对话框里,蹦出的第一句大都是这样的内容。

在软件里,匹配成功的“情侣”可以被收入“我的后宫”,以便用户随时找到聊过的对象。和每个“情侣”的聊天室内,页面上都有送礼、你画我猜、大冒险等功能,随着聊天对话的增多,CP值会不断增加,被锁住的功能如“私密话”、“连麦”、“闪照”也能一一解锁。

一名昵称为“芒果”、个人资料显示为21岁的广州男生向记者介绍道,他的“后宫”中已经有六十多名女生了。

相比于应用市场里,一些用户对该款软件“污”、“恶心”之类的评价,“芒果”的评价更为直接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ailasayurveda.com/,麦戈德里克他表示,很多用户就是希望来“看”或者“被看”的,利用聊天室里的“闪照”功能,聊天双方会互相发送露骨的黄色图片,点开图片松手后,图片便会自动销毁。

而对于所谓的“文爱”,一个昵称为“一根软香蕉”的用户解释道:“就是进行文字形式的性爱聊天”,聊天时双方会进行角色扮演。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之前跟其他女生聊天截图,内容淫秽不堪。

深一度记者对该软件用户进行随机采访后发现,十个人当中至少有八个都是十几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当被问到为什么要使用这款软件时,有人说“无聊,想找人聊天呗”,有人则说“这上面的女生比较开放。”

叶舟是“处CP”最早的用户之一,据她和其他几个早期玩家透露,“处CP”最开始叫“假装情侣”,当时功能并没有现在这么多。

“感觉还是最开始的时候比较好玩,那会儿就是单纯的的语音聊天室。” 叶舟说,一些有共同话题的人会在聊天室里交流,她还在里面认识了一个练习外语口语的朋友。

深一度记者查询发现,“假装情侣”软件在去年二月就被媒体爆出涉黄。据报道称,2017年2月7日“假装情侣”进行整改,“爆照专区”和“啪啪啪那些事”等专栏下线。此外,不少照片已经被屏蔽,并打上了“图片违规,色情或广告”的字样。”

叶舟表示,此后“假装情侣”软件下架,但在新出现的“处CP”软件上,仍可使用此前“假装情侣”上的账号。

“假装情侣”的注册资料显示,其所有方为深圳对对科技有限公司,而“处CP”则属于2016年底新成立的深圳橙子互动有限公司。但是,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于晓光。

记者试图通过“天眼查”上所提供的电话联系于晓光,接通后对方却称自己并不是于晓光,还抱怨说之前也老是有人给他打电话“问什么橙子公司”。

在“处CP”上线后,不断更新改版推出新的功能,语音性质的“连麦房”也应运而生。但深一度记者调查发现,在一些用户的实际使用中,却将这一功能变成了涉黄的“连麦睡觉”。

在更新之后,“处CP”用户可以和匹配的对象一起进行语音聊天,也可以点击“连麦房”功能单独开设一个房间,并自行为其取名。叶舟解释,所谓“连麦睡觉”就是利用新开的语音,进行涉及色情内容的聊天。

为房间取名之后,软件会进行审核,但深一度记者体验发现,对于房间名称的审核并不严格。记者为自己开设的房间取名为“陪我睡”,几分钟之后便通过了审核。

而在“处CP”软件显示的其他语音房间里,深一度统计排在前十位的,过半数房间的名称有低俗不雅之嫌,多是诸如“怡红院”、“专业哄睡”等。房内的人聊的内容也多和色情相关,例如男生会让女生以女仆的角色聊天进行“伺候”,听其摆布。

而在深一度记者设置的“陪我睡”房间里,进入的访客,大多也提出的是“睡么”这类涉黄要求。尽管软件系统提示涉及色情的内容会被屏蔽,并有在线巡查机制,但截止深一度记者发稿前,这间名为“陪我睡”的房间,依然没有被封禁。

在调查中,深一度记者还发现,“处CP”软件的礼物赠送机制,也在一定程度上“推动”了涉黄内容的出现。

一位经验丰富的用户告诉记者,一些经济实力不错的房主会带着多位“后宫”成员,在房间里玩“角色扮演”,享受众星捧月的快感,代价是要在房间里刷礼物给其他人。

记者用美女图片做头像,连续试探了三个房间,仅文字互动,就得到了三个虚拟礼物“甜甜圈”。很多语音聊天室则明确写着:“受不了污的别进”。

“处CP”中的礼物以“爱豆”为计量单位,礼物的价值从0到49999爱豆不等,爱豆需要现金充值,一爱豆约等于现金0.1元,最低的充值标准是50元,最高可一次性充值3000元。

用户获得“礼物”越多,“魅力值”就越大,而花钱越多,则会获得更高的“财力值”,这两项数据都会在个人头像下标注,“魅力值”和“财力值”高的用户会收到更多的匹配请求。

获得礼物的用户可以根据“礼物”所代表的爱豆数值来进行线上提现。如果有人送出价值大于“500爱豆”(约合RMB50元)的礼物,APP就会进行全服通告。软件的公告栏里时刻更新着“xxx给xxx赠送了礼物”的消息。

小莉是经常在公告栏上出现的“女神”之一,她的个人资料卡中所获得的礼物,总价值已经超过了5万元。小莉的头像是一个穿着暴露的女生背影,个人资料上显示年龄19。要和她匹配成为情侣的条件是送价值超过6元的礼物,通过匹配之后她会给送礼者发送3条视频,内容包含一些色情内容。

她在资料卡片里隐晦地表达道,如果送更有价值的礼物,则后面将会有图文、连麦、视频、陪聊天、陪打游戏等等多种福利。她的声音很像林志玲,被很多男粉丝称为“萝莉音女神”,被问到一天能收到多少礼物时,小莉回答:“五六百吧,不确定。有付出就有收获。”

在“处CP”软件中,所获的虚拟礼物可以根据其代表的不同爱豆数进行提现,提现的最低额度为1000爱豆,每1000爱豆,用户方面可提现50元人民币,会直接转入绑定的账户内。

除去“处CP”自身功能中出现的涉黄现象,深一度记者调查中发现,还有一些从事视频的人员,也把该软件当做了招揽“生意”的平台。

多位用户表示,在“处CP”上出现了一种叫“接大秀”的情况。所谓“大秀”,按指的就是视频类的色情表演。客户与“大秀”服务提供者达成线上交易后,客户可以通过加微信或者QQ好友,然后以视频连线的方式观看色情表演。

可乐是“处CP”上的“大秀”从业者之一,她目前在沈阳一所大学就读。可乐告诉深一度记者,她是因为花钱大手大脚、生活费不够用,才开始尝试通过接“大秀”来补贴生活的。

在网络扫黄的大环境下,可乐谨慎的选择了“处CP”,作为自己招揽生意的平台。“这软件有需求的人太多了”。

可乐表示,她只需要打开软件,等着别人来匹配,然后扔出一句话“接大秀的,可以视频”,就会有许多“客户”出现。但可乐也有顾忌,她只敢在个人信息里放上几张比较暴露的图片,但不敢在公共聊天房间直接拉客。

一般找到“客户”后,对方会添加可乐其他的社交软件,两人进行色情内容的视频连线。有些人会要求可乐露脸,可以加钱。对于这种要求,可乐每一次都坚定拒绝,她担心视频传出去,会被认识的人看到。

半个月下来,可乐接了十多单,她按小时收费,半小时88元,一小时168元。

可乐说,这个价钱是“处CP”上的“统一标价”,可乐在“处CP”上找客源的同时认识了不少“同行”,她们还会互相推荐,记者找到可乐的时候,可乐说今晚寝室里有人,做不了,“你如果很着急的话,我可以推荐你到我朋友那去。”

可乐拒绝透露,在“处CP”上,她所知道的“大秀”从业者数量有多少。但她表示,“大秀”从业者们互相推荐客源,并保持相同的价格。她刚入这个圈子半个月,客源完全不愁,每天都有十多个人通过软件加她,目前挣了差不多2500元。

半个月的时间,她从初期的有些尴尬变得油滑,除了按时间收费外,可乐还能在视频中要求客户发红包,不然就晾他一段时间。某一次她就以想买一支1000元的阿玛尼口红还差100为由,加上哭哭闹闹,让客户加了一份“红包”。

除了前述所说未被查处的涉黄内容外,深一度记者发现,在“处CP”上注册账号不需要实名认证,也没有未成年人保护体系,甚至已有未成年人身陷其中。

在与“处CP”有关的网帖讨论中,已经有家长意识到了其中的危害,其中一名家长说:“ 我觉得这这个软件太可怕了,你的孩子就坐在沙发上,就在你的眼皮底下玩手机,你完全不会觉得她处在什么危险之中,但她正在被陌生人言语猥亵。”

家长杨女士告诉深一度记者,她的儿子目前正处于中考前的关键时期。因为使用自己的iPad,儿子在上面装了许多软件,杨女士的手机上接连收到app充值提示,她查询发现,过去一周时间内,儿子使用最多的app就是“处CP”。

杨女士进入软件后惊讶的发现,儿子在“处CP”上相当活跃,和平时在家内向的性格完全不同,四处撩妹送礼物,最近访问的是一个叫做“要哥哥的棒棒糖”的房间,房主的昵称叫“污喵王”,资料上显示15岁,和儿子一般大。

杨女士还查看了儿子的聊天记录,儿子谎称自己是大学生,第一句话就问姑娘”妹妹多大啦,有没有爱爱过?”,甚至其中有个女生对儿子说:“不要上学了,上学也没什么用,让他去挣钱,你连自己的女人都养不起算什么男人。”

“他现在正处于青春期,对很多事物都很新鲜。”杨女士还在苦于如何跟儿子沟通这件事,她同时对“处CP”的监管力度提出了不满。

在“处CP”的主页上方有一块醒目的标识,写着“处CP净网行动,绿色聊天,违规处理公告”。公告里写到,处CP将加大聊天内容监管力度,坚决抵制影响未成年人成长健康的不良内容,并将视情节严重进行解散房间、禁言、封号等处理。”

但是实际操作上,“处CP”的净网行动似乎并不如公告上写得那样严格。记者尝试举报了一个涉及色情内容的语音房间,并按要求填写了“举报理由”。四个小时之后,深一度记者发现,这个语音房间仍然存在。

截止发稿前,深一度记者数次尝试与“处CP”软件客服,及其公司联系,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You may also like 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